侧犯·咏芍药

侧犯·咏芍药
宋代:姜夔
 
恨春易去,甚春却向扬州住。微雨,正茧栗梢头弄诗句。红桥二十四,总是行云处。无语,渐半脱宫衣笑相顾。
金壶细叶,千朵围歌舞。谁念我、鬓成丝,来此共尊俎。后日西园,绿阴无数。寂寞刘郎,自修花谱。

译文
愤怒的春光容易去,但亲眼目睹了牡丹花的开放,为何今春会迁至扬州?在小雨中,24座桥周围漂浮着浮云,牡丹花像栗子一样吐出花蕾,仿佛在写诗。白芍静悄悄的,就像一个美丽的女人脱下宫装,深情地微笑着。
 
金色酒壶的椭圆形叶子和数万朵艳丽的花朵被一群载歌载舞的花围绕着。谁会想到我,我的太阳穴已经是灰色的了,来这里欣赏鲜花和饮料。直到春夏末,著名的花园绿肥红而薄,我想在默默无闻的情况下为牡丹补上花谱。
 
注释
侧犯:词牌名。词的“犯调”中,凡以宫犯羽的,称为“侧犯”。创自北宋周邦彦。双调七十七字,,仄韵格。
茧栗:本言牛犊之角初生,如茧如栗,见《礼记·五制》。此借用以言花苞之小。
红桥二十四:二十四桥为古代扬州名胜。
半脱宫衣:这里借指花开一半。宫衣,原指宫女的服装。
金壶:酒器。这里指硕大的黄色花朵。
尊俎(zǔ):古代盛酒肉的器皿。这里指饮酒。尊,盛酒器;俎,置肉之几。
西园:此处泛指园林。
花谱:据《宋史·艺文志》记载,刘攽著有一卷《芍药谙》。

上一篇:山行留客
下一篇:浣溪沙·堤上游人逐画船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