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阳楼记(宋代范仲淹)

岳阳楼记

宋代:范仲淹

  庆历四年春,滕子京谪守巴陵郡。越明年,政通人和,百废具兴。乃重修岳阳楼,增其旧制,刻唐贤今人诗赋于其上。属予作文以记之。(具 通:俱)

  予观夫巴陵胜状,在洞庭一湖。衔远山,吞长江,浩浩汤汤,横无际涯;朝晖夕阴,气象万千。此则岳阳楼之大观也,前人之述备矣。然则北通巫峡,南极潇湘,迁客骚人,多会于此,览物之情,得无异乎?

  若夫淫雨霏霏,连月不开,阴风怒号,浊浪排空;日星隐曜,山岳潜形;商旅不行,樯倾楫摧;薄暮冥冥,虎啸猿啼。登斯楼也,则有去国怀乡,忧谗畏讥,满目萧然,感极而悲者矣。(隐曜 一作:隐耀;淫雨 通:霪雨)

  至若春和景明,波澜不惊,上下天光,一碧万顷;沙鸥翔集,锦鳞游泳;岸芷汀兰,郁郁青青。而或长烟一空,皓月千里,浮光跃金,静影沉璧,渔歌互答,此乐何极!登斯楼也,则有心旷神怡,宠辱偕忘,把酒临风,其喜洋洋者矣。

  嗟夫!予尝求古仁人之心,或异二者之为,何哉?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是进亦忧,退亦忧。然则何时而乐耶?其必曰:“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乎。噫!微斯人,吾谁与归?

  时六年九月十五日。

译文
 
清礼四年春天,滕子京被降职到巴陵县,戒备过度。第二年,政治事务顺利,人民幸福,各种荒凉事业建立起来,岳阳建筑得以重建,原有规模扩大,唐朝名家和当代人的诗赋都刻在上面,请我写一篇关于这件事的文章。
 
我看了巴陵县美丽的风景,全在洞庭湖上。它连接着遥远的群山,气喘吁吁的长江潮流,一天之内浩瀚无垠,多云多变,天气变化无常。这是岳阳大厦的壮丽景色。以前的描述非常详细。然而,在武峡以北,小水和响水之间,降世的官员和诗人大多在这里相遇,他们对自然风景的看法可能会有所不同,对吧?
 
像连绵的雨,,连续几个月,寒风呼啸,泥泞的波浪冲向天空;太阳和星星遮住了光辉,群山消失了;商人和乘客无法通过,桅杆倒下,桨断;傍晚,天空昏暗,老虎咆哮,类人猿在哭泣。当他们登上这座建筑时,啊,会有一种离开国家首都的感觉,对家乡的怀念,担心坏话,害怕批评和批评,感受极端和悲伤的情绪。
 
春风和煦,湖水清静,没有波涛,天空与湖边相连,绿绿的,浩瀚无际;海鸥在沙洲上飞翔,有时停下来,美丽的鱼儿游来游去,香草在岸边,兰花在大陆上,植被郁郁葱葱,青翠碧绿。有时烟雾完全消散,明亮的月光流过千里,摇曳的光闪烁着金色,宁静的月亮意象沉入水中的玉石,渔夫的歌声在你中为我和大地歌唱,这种乐趣真是无穷无尽啊!此时在这座建筑上,你会感到心胸开阔、快乐、光荣和丢脸,一起忘记,用玻璃,吹着微风,那才是真正的快乐和快乐。
 
哦!我曾经探索过古代高尚品德的人的思想感情,也许与这两种人的心情不同,这就是为什么?这是因为它不是因为外国事物的好坏和自己的得失而快乐或悲伤。当我是朝廷官员时,我担心的是人民;当我不是江湖上的官员时,我担心的是国家的君主。这样,朝廷官员也忧心忡忡,在偏远的江湖也忧心忡忡。既然如此,他们什么时候会高兴呢?他们肯定会说:"在世界人民担心之前,只有在世界人民有乐趣之后才会担心。"哦!没有这样一个人,我又有谁呢?
 
它是在日历的第六年9月15日写的。
 
 
 
注释
记:一种文体。可以写景、叙事,多为议论。但目的是为了抒发作者的情怀和抱负(阐述作者的某些观念)。
庆历四年:公元1044年。庆历,宋仁宗赵祯的年号。
滕子京谪(zhé)守巴陵郡(jùn):滕子京降职任岳州太守。滕子京,名宗谅,子京是他的字,范仲淹的朋友。古时朋友间多以字相称。
谪戍:把被革职的官吏或犯了罪的人充发到边远的地方。在这里作为<动>被贬官,降职解释。
守:指做州郡的长官
越明年:到了第二年,就是庆历五年(1045)。越,到了,及。
政通人和:政事顺利,百姓和乐。政,政事;通,通顺;和,和乐。这是赞美滕子京的话。
百废具兴:各种荒废的事业都兴办起来了。百,不是确指,形容其多。废,这里指荒废的事业。具,通“俱”,全,皆。兴,复兴。
乃重修岳阳楼,增其旧制:乃,于是;增,扩大。制:规模。
唐贤今人:唐代和宋代的名人。
属(zhǔ)予(yú)作文以记之:属,通“嘱”,嘱托、嘱咐。予,我。作文,写文章。以,用来,连词。记,记述。
予观夫巴陵胜状:夫,指示代词,相当于“那”。胜状,胜景,好景色。
衔(xián)远山,吞长江,浩浩汤汤:衔,衔接。吞,吞没。浩浩汤汤(shāng):水波浩荡的样子。
横无际涯:宽阔无边。横:广远。际涯:边。(际、涯的区别:际专指陆地边界,涯专指水的边界)。
朝晖夕阴:或早或晚(一天里)阴晴多变化。朝,在早晨,名词做状语。晖:日光。气象,景象。万千,千变万化。
此则岳阳楼之大观也:这就是岳阳楼的雄伟景象。此,这。则,就。大观,雄伟景象。
前人之述备矣:前人的记述很详尽了。前人之述,指上面说的“唐贤今人诗赋”。备,详尽,完备。矣,语气词“了”。之,的。
然则北通巫峡:然则:虽然如此,那么。
南极潇湘:南面直到潇水、湘水。潇水是湘水的支流。湘水流入洞庭湖。南,向南。极,尽。
迁客骚人,多会于此:迁客,被贬谪流迁的人。骚人,诗人。战国时屈原作《离骚》,因此后人也称诗人为骚人。多:大多。会,聚集。于,在。此,这里。
览物之情,得无异乎:饱览这里景色时的感想,恐怕会有所不同吧。览:观看,欣赏。物:景物。之情:情感。,得无:恐怕/是不是。异:差别,不同。乎
若夫淫(yín)雨霏霏(fēifēi):若夫,用在一段话的开头以引起下文。下文的“至若”同此。“若夫”近似“像那”。“至若”近似“至于”。淫(yín)雨霏霏,连绵不断的雨。霏霏,雨(或雪)繁密的样子。
开:解除,这里指天气放晴。
阴风怒号(háo),浊浪排空:阴,阴冷。号,呼啸;浊,浑浊。排空,冲向天空。
日星隐曜(yào):太阳和星星隐藏起光辉。曜(不为耀,古文中以此曜做日光)光辉;日光。
山岳潜形:山岳隐没了形体。岳,高大的山。潜,隐没。形,形迹。
商旅不行:走,此指前行。
樯(qiáng)倾楫(jí)摧:桅杆倒下,船桨折断。樯,桅杆。楫,船桨。倾,倒下。摧,折断
薄暮冥冥(míng míng):傍晚天色昏暗。薄,迫近。冥冥:昏暗的样子。
斯:这,在这里指岳阳楼。
则有去国怀乡,忧谗畏讥:则,就。有,产生……(的情感)。去国怀乡,忧谗畏讥:离开国都,怀念家乡,担心(人家)说坏话,惧怕(人家)批评指责。去,离开。国,国都,指京城。去国,离开京都,也即离开朝廷。忧,担忧。谗,谗言。畏,害怕,惧怕。讥,嘲讽。
满目萧然,感极而悲者矣:萧然,萧条的样子。感极,感慨到了极点。而,表示顺接。者,代指悲伤感情,起强调作用。
至若春和景明:如果到了春天气候和暖,阳光普照。至若,至于。春和,春风和煦。景,日光。明,明媚。(借代修辞)。
波澜不惊:湖面平静,没有惊涛骇浪。惊:这里有“起”“动”的意思。
上下天光,一碧万顷:天色湖光相接,一片碧绿,广阔无际。一,全。万顷,极言其广。
沙鸥翔集,锦鳞游泳:沙鸥时而飞翔时而停歇,美丽的鱼在水中游来游去。沙鸥,沙洲上的鸥鸟。翔集:时而飞翔,时而停歇。集,栖止,鸟停息在树上。锦鳞,指美丽的鱼。鳞,代指鱼。游泳:或浮或沉。游:贴着水面游。泳,潜入水里游。
岸芷(zhǐ)汀(tīng)兰:岸上与小洲上的花草。芷:香草的一种。汀:小洲,水边平地。
郁郁:形容草木茂盛。
而或长烟一空:有时大片烟雾完全消散。或:有时。长:大片。一,全。空:消散。
皓月千里:皎洁的月光照耀千里。
浮光跃金:波动的光闪着金色。这是描写月光照耀下的水波。
静影沉璧:静静的月影像沉入水中的璧玉。这里是写无风时水中的月影。璧,圆形正中有孔的玉。
渔歌互答:渔人唱着歌互相应答。互答,一唱一和。
何极:哪有穷尽。何:怎么。极:穷尽。
心旷神怡:心情开朗,精神愉快。旷,开阔。怡,愉快。
宠辱偕(xié)忘:荣耀和屈辱一并都忘了。偕:一起。宠:荣耀。辱:屈辱。
把酒临风:端酒面对着风,就是在清风吹拂中端起酒来喝。把:持,执。临,面对。
洋洋:高兴得意的样子。
嗟(jiē)夫:唉。嗟夫为两个词,皆为语气词。
予尝求古仁人之心:尝,曾经。求,探求。古仁人,古时品德高尚的人。之,的。心,思想感情(心思)。
或异二者之为:或许不同于(以上)两种心情。或,近于“或许”“也许”的意思,表委婉口气。异,不同于。为,这里指心理活动。二者,这里指前两段的“悲”与“喜”。
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不因为外物(好坏)和自己(得失)而或喜或悲(此句为互文)。以,因为。
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在朝中做官担忧百姓。意为在朝中做官。庙,宗庙。堂,殿堂。庙堂:指朝廷。下文的“进”,对应“居庙堂之高”。进:在朝廷做官。
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处在僻远的地方做官则为君主担忧。处江湖之远:处在偏远的江湖间,意思是不在朝廷上做官。下文的“退”,对应“处江湖之远”。之:定语后置的标志。是:这样。退:不在朝廷做官。
其必曰“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那一定要说“在天下人担忧之前先担忧,在天下人享乐之后才享乐”吧。先,在……之前;后,在……之后。其:指“古仁人”。而,顺承。必:一定。
)微斯人,吾谁与归:如果没有这样的人,那我同谁一道呢?微,没有。斯人,这样的人。谁与归,就是“与谁归”。归,归依。
时六年:庆历六年(1046年)

上一篇:春望(唐代杜甫)
下一篇:清明日独酌(宋代王禹偁)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