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法的困扰:逆锋要不要?

书法时,很多人都会担心"逆锋"。首先,因为"逆锋"不容易练习,其次,很多人认为书法不需要"反前"。有些人拿着欧式"九城宫"的铭文来表示这支笔基本上是吕峰或茶峰,当笔完成时,只会顺势接管下一幅画,而没有所谓的"反前起笔,回前取笔"等!。还有人认为,"藏前倒转"这些笔法和动作毫无意义,完全被后人误解和猜测,编造谬论和异端,那么书法创作就不应该是"反前"还是"反前"?
 
在"欧洲风格"的常规脚本中是否有"逆锋"?
 
在"欧洲风格"的常规脚本中是否有"逆锋"?
 
首先,在“欧体”中有“逆锋”。"欧式"的正规剧本有四块碑:"九城宫李全明"、"于公公文岩宝"、"黄府生辰碑"和"花都庙"。欧阳调查早年受魏备的影响,吕峰有吕峰是正常的。就"黄府生日"和"九城宫"而言,"度庙"背面的笔画较少,相反的则较多。因此,我们不能简单地认为,乌凯是在盲目地展示前面开始用笔,即使在"九城宫",也存在着主笔与前笔对立的情况。"吕峰"的字体主要是薄硬的,尽量显示边缘,"倒锋"的字体浓缩而沉重,庄重端庄。
 
第二,墨水的反向收获并不容易在铭文中找到。
 
欧阳留下的正规文字都是铭文。石雕用的雕刻刀不同于书法用的画笔,这会造成两种书法形式的不一致,所以启公说他应该"通过刀痕看到笔迹"。因此,判断"欧式"是否没有反面开始笔,并返回到前面收集笔,是不科学的,因为墨水的反向回收不易在铭文中找到。然而,虽然欧阳的正规文字没有墨书,但他的剧本和草书都有墨书,但我们可以通过这些相关的书法作品来考察欧阳文的笔意。这样,我们就知道在"欧洲机构"中是否存在"反向前沿"。
 
那么,书法创作想要"倒转"开始写作吗?
 
这个问题应该辩证地看待,不要太死板。书法写作的目的是为了好看,盲目追求写作,规则,受其束缚太多,将本末倒置。如果你认为"逆向"很容易学习,"成本效益"是合适的,你可以使用它。相反,"所有的路都通向罗马",因为"逆向"很难写,干脆不写,只要写得好,就没有必要受这些陈词滥调的束缚。过分遵守法律会导致笔墨缺乏任意性和流动性,限制了个性和感情的表达。李勇曾经说过,"向我们学习的人死了,就像我们粗俗的人一样"。清代,黄子元一生都在模仿欧阳调查,受到学者们的嘲笑。陈独秀还嘲笑从黄自远馆阁楼风格出发的沈殷武。粗俗进入了骨头。因此,学习书法不应该太适合表演,毕竟形式是为内容服务。
 
书法家们关注的是"换更多的老师"和"改变我们的生活"。普通学者对前人总结的"欧式"法和"戴着镣铐的舞蹈"进行考察,有助于尽快写出漂亮的字体,并在有一定的基础后寻求变化。但是,如果你认为"逆向"对你自己是无用的,或者如果你不能学习,那就根本不要使用它。为什么要费心呢?写作要避免死亡,不喜欢吃面条就可以改变大米,规则是死的,人是活着的。如果你不能学会"倒转前面",你可以学"吕峰"或"剪锋"!从欧洲风格开始,就有很多排骨。如果你学不好,你可以改变滴答来选或推!一条路感觉很难通过,可以从困难中退却,改变路线,改变笔法,不用切脚就可以"画"出"写字法"!
 
如果你不"倒转前面",你也可以把单词写得很好!陈仲建的书法就是这样,它强调把书法还原为"写字",删减简化,适当地就地装饰、抑制和扭曲笔,,代之以笔前的小流量、挤压和扭曲!例如:大部分的垂直笔是向右对着前面开始的,而陈仲建则被切成钢笔,一边很小一边扭着前面向下,笔尖完全垂直画出笔尖关节;折肩突出,多次交叉笔画,然后按下垂直笔画,而陈忠健则是通过笔前扭挤"顶"出折笔突出的肩膀;在笔的对面,更多的是右上笔、右下笔、左上笔,而陈忠健是一支干净而锋利的笔,直接按下闪光灯倒过来,挤出夸张的笔端:一般关笔不是精致的可以弥补前面,但陈仲建的返前只是按照下一支笔的起点,没有那种绘画风格的回归,整个笔墨写得很流畅,但陈忠健的回归面只是根据下一笔的开头,没有这样的画面回到了前面,。整个文字写得又流畅。
 
 
 
上一篇:书写的“逆锋”也有技巧,怎么才能写好?
下一篇:写书法时,用的纸张对创作有影响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